當前位置:首页 > 老齡工作要闻 > 科研要闻
 
上海老年人照料護理服务及养老意愿調查状況
 
  

(2017年3月27日)

  2015年8月,全國啓動了第四次“中國城乡老年人生活状況抽样調查”,上海地區調查,涉及浦東、闵行、奉贤、寶山、虹口、普陀、黃浦、杨浦和崇明9個區县的144個調查點,調查人數4320人,有效问卷4301份。
2016年10月,上海市老齡科学研究中心和上海交通大学舆情研究實验室對浦東、杨浦、黃浦、普陀、徐彙、靜安、闵行、虹口、長甯9個區的1100個60歲以上的老年人開展了“上海市老年人养老意愿調查”,有效问卷1025份。现就兩次調查中有關上海老年人照料護理服务、养老意愿及养老支出情況等主要數據發布如下:
  一、总體評價
  上海老年人日常活動能力方面,总體状況良好,日常活動完全能自理的老年人占93.3%,完全不能自理的占4.5%。照料状況方面,多數老年人能夠得到照料,家庭成员依然是最重要的照料者。此外,家政服务人员(保姆、小時工等)的选择率也显示出了照料服务社會化的趨勢。
  上海老年人养老意愿方面,多數老年人不愿意離開家居環境接受照料,越是高年齡组的人群,在家的意愿越高;“自己照顧自己”和“在家由家人照顧”比例最高。表示“在养老機構”、“异地养老”和“視情況而定”也占有一定的比例,說明曆經多年家庭照料功能社會化的變遷以及社會照料服务體系的發展,老年人對于未來的照料问題具有了較爲成熟的認識和多元的选择。但同時显示,选择“高端养老公寓或住宅”的比例不高,老年人群對于养老機構的價格承受能力仍然偏低。
  二、第四次“中國城乡老年人生活状況抽样調查”上海地區調查基本情況
  1、老年人的照料状況。有13.1%的老年人表示需要照料。在这部分老年人之中,有89.4%的表示有人照料。而主要照料者之中,选择率最高的依次是配偶、兒子和女兒,分別爲30.7%、23.2%和18.8%,表明在现階段,家人依然是最重要的照料者;此外,家政服务人员(保姆、小時工等)的选择率也達到13.5%,明显超過其余选项,显示出了照料服务社會化的趨勢。從照料者的年齡分層來看,主要集中在50-69年齡段,占比合計達到56.3%。在需要照料護理的老年人之中,18.5%的老年人爲單獨居住者。而在这些獨居老人之中,13.5%的老年人无人照料,显著高于有同住者5.4%的比例,說明獨居老人更容易陷入无人照料的困境。

  獨居老年人群之中,家人仍然是最重要的照料者,但依賴社會照料资源比例显著增高。調查數據显示,在需要照料的老年人之中,由家人照料的比例合計爲78.8%,由社會力量(包括朋友、鄰居志愿者及家政服务人员等)照料的比例爲16.8%;而在獨居老人之中,由家人和社會力量照料的比例则分別爲58.5%和41.6%。
  調查显示,有13.7%的老年人表示家中還有其他需要照料護理的老年人。需要这些老年人照料的老年人多數爲其父母或配偶。这些老年人之中,由自己承擔照料任务的占65.0%。在80歲及以上年齡段,仍然有11.7%的老年人需要照料護理其他的老年人。雖然这些老年人身體状況良好,但其身體機能状況也并不适合再承擔高強度的照料護理。
  2、老年人的照料意愿。調查显示,希望在家裏接受照料護理服务的占61.0%;同時,表示“在养老機構”和“視情況而定”的比例分別達到11.2%和24.0%,这說明曆經多年家庭照料功能社會化的變遷以及社會照料服务體系的發展,老年人對于未來的照料问題具有了較爲成熟的認識和多元的选择。与此同時,調查發现,越是高年齡组的老年人群,在家的意愿越高;越是低年齡组的人群,表示“視情況而定”的比例越高,對于“白天在社區晚上回家”模式的接受度也越高。这表明,高年齡组的老年人對于家庭環境的依戀度較高,而低年齡组的人群對于場所选择则更多表现出了靈活性和多样性。
  在愿意或可能愿意接受機構养老服务的老年人之中,對于價格的承受能力集中在1000-3000元之間。老年人的选择明显是根據自身的养老金收入所做出的选择,而非养老機構的市場價格。
  3、社區爲老服务的需求。需求較多的是上門做家务、上門看病和助餐服务,依次爲28.3%、22.8%和20.6%,显著高于其他选项,这些都是老年人在身體機能衰退之後,非常必需而難以獨力完成的日常生活事务,也应該是社區服务的重點。与此同時,心理咨询、聊天解悶、日間照料、康複護理、健康教育等也有一定的需求量。
  分類考察老年人群對于社區服务的需求,發现單獨居住和需要照料而无人照料者對于社區服务的需求度更高,尤其是无人照料者,對于各项社區服务的需求都成倍高于总體人群。

  調查显示。獨居老年人在助餐、助浴、上門做家务、上門看病、老年輔具用品租賃、心理咨询/聊天解悶等多個社區服务的需求要高于其他老年人群。在需要照料的老年人群之中,即使是由家人照料者,其對社區服务的需求在各项目上都出现了較爲明显的增長,其中增長幅度最爲明显的是助浴和康複護理,而这兩项均是需要一定的专业训練、技能或設備才能完成的,一般家庭照料者難以勝任。这表明,社區服务的受众面正在由少數特殊人群向全體人群擴散,需求正在從一般性生活照料服务向各专业類服务擴散。
  三、“上海市老年人养老意愿調查”基本情況
  1、养老支出情況。老年人的實際养老費用爲2001-3000元的占比最高,爲27.3%;同時,每月能接受的养老費用占比最高的也是2001-3000元,爲29.9%;1001-2000元,居于第二位,爲25.0%。實際支出501-1000元和3001-4000元养老費的占比分別是14.6%和14.5%。上海不同區域的老年人的养老支出存在显著差异。
  2、上門服务需求。只有一成多的老年人購買過上門养老服务,但有意愿購買上門养老服务的老年人占58.0%。未購買過,但未來會考慮購買的老年人占比50.9%;未購買過,但未來也不愿購買的受訪老年人占比38.6%。購買過上門养老服务的老年人占比10.4%,其中未來愿意繼续購買的受訪老年人占比7.1%,未來不愿意繼续購買的老年人占比3.3%。老年人對上門服务中的医療服务和家政服务需求最高,占比分別是67.3%和66.6%,其次是选择護理保健(54.1%)和送餐服务(44.1%),還有25.6%的受訪老年人認爲“陪同聊天或心理咨询”也应該是上門服务要包含的项目。費用高、服务人员的专业性以及人身及财産安全是上海老年人對上門养老服务最主要的三個顧慮。
  3、日間照料服务需求。調查显示,雖然只有不到兩成的受訪者(18.0%)去過小區附近的社區日托中心,但有12.9%的老年人去過且未來愿意繼续去。沒有去過,但未來會考慮去的老年人占比47.5%;沒去過,且未來還是不考慮去的老年人占比34.4%。86.0%的上海老年人認爲社區日托中心应提供医療与保健服务。40.5%的老年人認爲日托中心应該提供文體娱樂活動。37.3%的老年人認爲社區日托中心需要提供陪聊陪行的服务。33.1%的老年人希望社區日托中心提供講座培训;21.8%的受訪者选择了聯谊活動,12.1%的受訪者选择了代買物品。
  4、养老機構服务需求。71.7%的老年人是爲減輕子女等家庭成员負擔而选择入住养老機構,63.3%的老年人是爲獲得及時的護理和医療援助,39.8%是爲休闲娱樂活動更豐富,36.7%是爲与同齡人一起容易溝通,31.9%是考慮在家沒人照顧。調查显示,收費标准是老年人最看重的首要因素,食宿條件和生活設施,医療与保健、服务质量和态度、自然環境、交通條件、地理位置、入住人员構成等也是老年人關注的主要因素。
  5、高端养老服务需求。上海老年人對于高端养老服务的知晓程度比較高。電視是上海老年人對于高端养老服务知晓的主要渠道。上海老年人對高端养老服务的認知比較理性。最吸引老年人的是“個性化的健康管理与医療護理服务”、“社區配套設施完善”、“采用无障礙設計”以及“文化體育活動豐富”这些务實的要素。老年人在高端养老服务中最想要得到的是個性服务和无微不至的生活照顧。选择“营养配餐”、“緊急呼叫”、“日托中心照顧”、“個性家政”、“陪同聊天”、“出行服务”、“代辦事务”等均有相當的比重。調查結果显示,高端养老医療保健服务是老年人最傾向于得到的。选择“医生定向服务”的老年群體占比達到67.5%;选择“定期體檢”和“专业護理”次之,占到58.4%和53.7%;选择“健康追踪与監測”、“保健服务”的分別占46.3%和38.9%;选择“健康咨询与講座”和“康複训練”的受訪者分別占28.8%和24.1%。
  6、其他养老模式的認知与选择。上海老年人對于“异地养老”的意愿并不高。調查显示,68.4%的老年人表示“不會选择异地养老”;29.4%的老年人表示“會短期异地养老”,但只有2.2%的受訪者选择“會终身异地养老”。江蘇、浙江是上海老年人选择异地养老的主要地區。短期旅居养老最受上海老年人歡迎。
  近七成老年人愿意和親朋好友“結伴养老”。
  有關这兩次調查的具體信息,請各位查看上海市老齡科学研究中心網站。
  谢谢大家!



來源:殷志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