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老齡资料庫 > 相關文献
 
中國式养老:推動医养結合需要新思路
 
  

  作爲社會养老服务體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医养結合这种养老形式的优越性和重要性越來越受到社會各界的肯定和重視。目前,如何解決中國式养老问題?中國式养老的發展方向在哪裏?正在北京召開的兩會上,代表委员紛紛表示,推動医养結合需要新思路。
 
  医养兩张皮還是老问題  
  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積極应對人口老齡化,加快建立社會养老服务體系和發展老年服务産业”,此後,医养結合在全國各地步伐加快。然而,在一年多的實踐中,诸多问題也逐漸显现出來。  
  我國现行的养老機構主要有政府、营利组织、非营利组织和傳統家庭等單一機制參与,这些單一機制建立的养老機構存在着經費、运营、管理和可持续發展等问題,沒有形成集合优勢。蘇州大学副校長熊思東委员提出,在养老機構的建設用地、設備配置、运营補貼、医護保障等方面,各地也存在着扶持不夠、优惠政策不到位的问題。  
  “养老、医病兩张皮仍然是當前存在的主要问題。”熊思東表示,目前,以民政系統爲主建立的养老機構和傳統的居家养老,都不具備基本的医護功能,健康状況不佳的老年人不得不在养老院、家庭、医院間奔波。  
  熊思東還認爲,医养結合服务機構人才严重缺乏。究其原因,一是医养結合服务機構人才的崗位性质不清,二是待遇較低,三是执业能力不高,四是职业歸屬感和职业稳定性不強。
 
  政府要承擔規劃责任  
  如何解決上述问題?湖北省卫生計生委主任杨云彦委员表示,首先需要充分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加快建立由政府主導的老齡化工作协調機制,明确發改、财政、民政、卫生計生、人社等相關部門的职责。  
  同時,政府应盡快研究制定出台医养結合服务體系建設發展規劃,或将其納入區域老齡發展規劃、卫生規劃和医療機構設置規劃,根據老年人口和医療卫生资源分布状況等要素,合理調整其規模、數量和功能定位。  
  “還应該盡快出台政策,明确医养結合服务機構的服务性质、服务對象、服务主體、服务範圍、機構設置标准、從业人员上崗标准以及具體的吸引社會力量參与投资的方案。”杨云彦表示,只有落實相關的优惠政策,才能吸引更多的社會力量、民間资本參与医养結合事业。
 
  鼓勵“百花齊放”  
  中國医科大学附屬盛京医院院長郭啓勇代表提出,在未富先老的中國,亟须建立居家养老、社區养老服务、社區医療服务“三位一體”的中國式养老模式。國家可以将一部分养老投入直接下放到社區服务中心及社區医院,在完善社區服务中心和社區医院的各项职能時兼顧养老特色,爲其配備老年康複設備,讓社區医院承擔居家养老的慢病和康複管理。  
  杨云彦表示,医养結合服务機構可针對老年群體的身體状況、自理能力、自身需求、支付能力等方面因素,對其實行分類、分級服务管理,提供多样化、多層次需求。對于医療资源有闲置状況的一級、二級医院(包括廠辦医院、校辦医院、民辦医院等)和社區卫生服务中心,可以根據老年人實際需要和償付能力,提供居家养老照料和医療護理服务,拓寬居家养老服务的供給渠道。  
  杨云彦認爲,医养結合模式有多個方向可以嘗試。有條件的基層医療機構可以開設老年病科。医療機構還可与辖區内的福利院、养老院等养老機構簽訂医療服务合作协议,對养老機構的医療服务進行托管。在养老機構設立医务室,或选派由医生、護理和康複技術人员组成的医療服务團隊,定期到养老機構進行医療与健康管理服务。有條件的地區還可以将卫生院改造成医养結合機構、護理院,或与社會资本合作兴辦医养結合機構或護理院。  
  “當前一些地區有大量存量房,是不是可以由政府主導将其作爲养老機構進行盤活。”熊思東建议。
 
  長期護理要有医保護航  
  “目前退休人员收入較低,平均月养老金在2000元左右,農村老人的收入更低。一個失能老人在護理機構的月照護費用普遍在2000元以上,普通老人是承擔不起的。而商业保险不僅无法滿足護理需求,還有很多限制條件。”温州医科大学校長瞿佳代表表示了自己的擔忧。
 
  “医养結合很重要的一點是服务經費要有制度性來源,以保障服务的可持续。除了将医养結合中發生‘医’的費用納入医保覆蓋範圍,照護費用也要有保障。”北京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師孫鐵英委员說。
 
  瞿佳建议,可由政府、家庭或個人按比例各承擔一部分費用,當老年人年老失能需要護理服务時,可從中支付相应費用。由政府建立老年人長期照料護理分級分類補貼制度,逐步擴大補貼範圍,不設收入門檻。在條件允许的情況下,可建立专业失能老人医院,更好地保证失能老人享受到专业化医療服务。
 
  人才培养需要補齊短板  
  杨云彦表示,要加強教育培养,提高老年護理隊伍整體素质。扶持發展养老護理职业教育,解決养老護理人员总量不足、专业不強的问題。建立养老護理人员资格認证制度,逐步提高养老護理专业人员的從业門檻,同時提高老年護理行业的整體待遇,實现調動護理人员積極性与培养留住人才的雙重目标。  
  杨云彦認爲,政府应引導医護人才向社區流動,爲需要簡單医療服务的居家老人提供入戶治療,進行疾病预防与長期護理。吸納農村勞動力、城镇就业困難人群從事养老服务业。  
  熊思東建议,對于已有的养老護理人员要加強集中与分期的职业培训。做好医养結合养老人才隊伍建設中長期發展規劃,出台相關政策鼓勵高校、高职、中职等院校開設相關专业。将这類人员納入公益性崗位,出台与医养結合人员相适应的崗位補貼、工资福利政策。

2015/3/6

  南方日報:应該建立國家長者服务工作委员會
    南方日報讯 (特派記者/郑佳欣 洪奕宜)“2015年開始我國将進入人口老齡化迅速發展時期,预計到2020年我國60歲以上人口将占到17%,達2.5亿人之多。”全國政协委员、省僑聯副主席李崴提出了加快推進我國养老事业發展的建议。他表示,应該建立國家長者服务工作委员會,把养老事业納入國家重要战略,制定規劃目标,全面加強养老事业组织領導。

  “养老最大難點不是养是医”
    李崴介紹,目前我國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國家,占全球老年人口总量的1/5。根據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公布的數據,2010年我國60歲以上人口占13.3%,比2000年提高2.2個百分點。2015年開始我國将進入人口老齡化迅速發展時期,预計到2020年我國60歲以上人口将占到17%,達2.5亿人之多。
    “养老事业涉及到國計民生,应該是政府责任、社會义务,更是一個龐大系統工程。所以單靠政府是不夠的,必须大力發展以民营機構爲主體的养老産业。”李崴表示,政府擔負养老事业不能以盈利爲目的,但以民間機構爲主體的养老産业则不能不講求利潤和效益,否则民营企业不會投入。“养老最大的難點不是养是医,因爲老年人身體逐年衰弱,能自理時都好辦,一旦生病就更麻煩。”李崴指出,在目前我國养老機構中,“养”和“医”分屬民政和卫生医療兩個部門分管,政策不統一,難以融通,加上社保對养老機構的支持還不到位,存在诸多问題。
    “目前,我國已進入中等收入转折期和各种社會矛盾凸显期,老年人口已超過兩亿,这样龐大的群體,必然因條件不同、年齡不一、心态各异致使需求多样。”李崴表示,我國管理老齡工作的有民政、社保、老齡委、離退休辦、卫計委等十多二十個部門,这呈现出兩個问題,一是政出多門、资源浪費,另一方面则是无法推進工作。养老事业组织領導機構的統一、精簡、效率等问題急需解決。

  盡快出台老齡産业政策法規
    對此,李崴建议,应該建立國家長者服务工作委员會。把养老事业納入國家重要战略,制定規劃目标,全面加強养老事业组织領導。“對于兩亿青少年我們都专門有一個教育部負责管理,對于超過兩亿人口,很快将達到三亿老齡人口的世界第一老齡人口大國,很有必要将民政、社保、卫生、老齡委等部門中的老齡服务业、老齡産业、老齡政策制定、老齡機構管理等项工作統籌起來,統一管理。”
    李崴表示,应該厘清养老機構的基本格局,即政府爲主導,社會爲主體,居家爲主流,弱者爲重點。可以分爲兩大類养老機構:一是公益性养老機構,主要負责低收入的失能、半失能和高齡老人群體的养老服务,包括城市“三无”老人和農村“五保戶”。二是其他公辦或民营养老機構,主要服务中等收入以上群體的老年人,屬于政府在财稅、補貼、用工等方面給予政策支持,鼓勵多元化、市場化运作、微盈利形式創立的医养結合的养老機構。
    李崴還建议,盡快出台老齡産业的有關政策法規。從解決民間资本進入养老服务領域、养老土地供应政策等瓶頸问題入手,逐級建立养老服务业政策支撐體系。

作者:郑佳欣 洪奕宜
來源:《南方日報》2015/3/4



來源:上海市老年学学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