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老齡资料庫 > 相關文献
 
日本老齡化沖擊“安倍經濟学”
 
  

  在全球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日本,不斷擡升的物價迫使日本老人節衣縮食。但是这阻礙了首相安倍晉三實现經濟增長和降低公共债务的計劃。
  “對于这种結構性问題目前還沒有解決的方案:政府具有龐大的预算赤字,但是讓老年人花費更多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在他們身上的公共開支。”第一勸业银行生命研究所(DLRI)首席經濟学家熊野英生表示。
  2014年第四季度,日本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技術性衰退”,但是消費者仍然很糾結。去年4月,消費稅率從5%突然提高至8%,給消費者帶來了負擔,同時由于安倍再次执政後日元對美元彙率跌幅超過40%,進口價格的走高也加劇了經濟形勢的惡化。
  上周公布的數據显示,今年1月日本家庭消費降低了6.1%—这已經是該指标連续第10次下降,标志着日本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漫長的連敗紀錄。同時零售总額也降低了2%—这是7個月中的首次衰退。
  日本老人:高物價最大的牺牲者
  在日本所有消費者群體中,老人是降低支出最多的群體。“普通日本人正受到弱勢日元的折磨。”慶应商学院副教授小幡績(Seki Obata)表示,但是“拿着固定养老金的老人是受損于高物價最多的群體,因爲他們的收入不可能增加”。
  通過對政府數據的研究,熊野發现,老人能否負擔自己的支出,抑或是需要勒緊褲腰帶取決于其工作的能力或意愿。2014年,沒有勞動報酬的家庭中有37.8%将自己的支出減少了1.5%—而幾乎所有(95%)这些家庭成员年齡都高于60歲。
  相反,那些年齡超過60歲,但仍從工作中得到某些收入的人很樂意使用自己的资金。例如,2014年企业主的消費增加了6.9%,非企业主,但有勞動報酬的人消費增加了1.8%。
  目前,65~69歲的日本人中,50%拥有勞動報酬,年齡超過70歲的老人中有25%拥有報酬,他們中接近一半的人是個體經营者。
  由于日本总人口正在滑向一個财政警戒水平,他們也并不能永远地持续工作。目前有1/4的日本人年齡超過65歲,根據日本政府的估計,到2033年这一比例将會增加30%。而这将給日本政府帶來極大的约束。
  爲了照顧老人而提高的稅率也抑制了消費支出和經濟增長,但是如果不增加稅收,只會增加日本的债务負擔。目前,日本债务負擔高達GDP总量的231.9%,在全球最高國家之列。
  去年4月的消費稅率提高本意是幫助支付照顧老人所需的社保支出,但是这可能远远不夠。經濟学家警告,在2017年4月再次提高消費稅率—由于首次稅率提高严重地破壞了經濟,第二次調高已經從原計劃的2015年10月延後—只會把日本拖入衰退。
  鑒于經濟複蘇是多麽脆弱,“我不認爲首相安倍會再次提高消費稅率”,小幡績表示,“有待觀察的是,他是否會承認他同样无法降低预算赤字。”
  調高消費稅:“安倍經濟学”的无奈之舉
  2013年10月1日,日本政府做出決定,從2014年4月1日起将消費稅率從5%提高到8%。在2014年4月1日,也就是愚人節當天,安倍政府如期上調消費稅率。
  事實上,調高消費稅是“安倍經濟学”的无奈産物。長期刺激經濟收效不佳的安倍于2012年12月就任之後,立即啓動了更加激進的刺激經濟政策。不過,由于長期擴张收效有限,不僅沒有給日本政府帶來理想的經濟增長率,反而留下了巨額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負擔。
  同時,随着日本老年人口比例越來越多,日本政府在养老、医療等方面的社會保障負擔日益沉重。長期依靠國民家庭儲蓄購買消化的日本國债也因日本家庭金融淨资産余額接近政府债务規模而難以繼续大量發行。由于“安倍經濟学”要求擴大财政支出,通過調高消費稅填補國庫虧空便成爲安倍政府認爲最可行的解決辦法。
  不過,日本社會上下對消費稅調高褒貶不一。當時據《日本經濟新闻》估計,增稅後,日本一個“四口之家”每年新增生活負擔可能接近7萬日元。另據日本《中文導報》報道,由于日企十分倚重國内市場,在除银行以外的日本五十大企业中,近2/3的营业額都來自境内,肯定會受到調高消費稅率的沖擊。日本汽車业界當時预計,調高消費稅率後销售額當年可能急跌15%。而现在,調高消費稅對日本經濟的負面影响正在显现。



來源:第一财經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