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老齡资料庫 > 相關文献
 
國内外专家在甯研讨养老服务新模式時呼吁——統籌推進,謹防医养“假結合”
 
  

  随着老齡化社會帶來的养老剛需日益凸显,“医养結合”已成爲當前熱詞。钟山学院日前在甯召開的研讨會上,記者注意到,國内外专家研讨“医养結合”的养老服务新模式時,直陳目前医养結合中的一些误區,呼吁社會各方在探索實踐中注意繞行。
    养老機構外挂不是真結合
    “如果單純只是一個医療機構和一個养老機構在物理地點上放到一起,养老機構中的老人到隔壁医院挂号看病,这不是‘結合’,更不能叫‘融合’。”國際物理医学及康複医学学會主席、江蘇省人民医院康複医療科主任勵建安說,“医养的結合应該是医療機構与养老機構形成共同的聯合體,这样才能真正實现医療预防、治療、康複和颐养深度融合。”
    中國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長杜鵬說,“我們现在面臨的一個障礙是,在医院護理养病的費用可以在医保中報销,但到了護理院得不到解決,在家裏更享受不到報销待遇,所以大量的人更愿意在医療的系統裏得到照顧。如何解決这個後顧之忧?需要打破部門之間原來的利益界限。”
    “長期以來,‘医’得到較多重視,‘养’還沒有提到同等重要的地位。”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原秘書長顧介康認爲,當前亟待崛起一批专业的医养結合综合體,“近幾年來,钟山学院打造钟山老年服务人力资源開發园區,集人才培养、职业培训、老年颐养、老年康複、老年研究‘五位一體’,爲‘医养結合’的养老服务模式提供了一個成功範例。”
    都辦護理院屬于资源浪費
    要真正實施“医养結合”,就必须建立一個積極參与养老服务的医療隊伍。“这样的隊伍是重新组建,還是利用现有的基層卫生院進行改革呢?”钟山职业技術学院老年事业管理系主任單奕認爲,從资源的整合來看,後者更易操作。他說:“将所有的养老機構都辦成護理院,不但沒有必要,而且會帶來巨大的资源浪費。建议挖掘与利用基層卫生院的功能。”
    調研中發现,一些自理型老人爲子女打算或怕一個人孤單,過早入住养老機構。专家認爲,应該動员自理型老人不要過早入住养老機構,这样不僅會加快老人的衰老速度,對緩解养老機構的床位问題也是不利的。另一方面,政府支持社會力量建立護理型养老機構,讓真正需要護理的老人住進养老院。
    南京大学經濟系主任葛扬說:“期望政府完全承擔整個社會的老年医养问題,是不现實的。政府的财政支持要發揮杠杆作用,目的在于吸納社會资本參与老年医养事业。这样,就要求按照市場規律辦事,實行企业化运作、産业化發展,才能推動医养模式持续發展。”
    謹防“誰都能管、誰也不管”
    “由于养老与医療分屬不同的行业管理,‘医养結合’後应避免造成‘誰都能管、誰也不管’的局面。”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會学与健康教育系主任王建明直言不諱地指出。
    王建明說,絕大多數卫生院是國有的公立機構,屬于事业編制。养老機構大多爲民营,而且越來越多的公辦养老機構改制後将转爲“公辦民营”。在推行“医养結合”模式上,政府部門缺乏統籌协作。养老機構歸口于民政系統,医院歸口于卫生系統,医保歸口于人社系統。很多時候,每個部門僅僅是站在本部門的視角下推進“医养結合”,缺乏統籌的管理視角与推動力度。
    他認爲应成立“‘医养結合’聯合辦公室”,統籌管理,避免多頭領導。卫生、社保、民政和老齡等政府职能部門需加強橫向聯系,打破條塊分割,明确“医养結合”型养老機構的服务性质和服务範圍,制定統一的機構建設标准、從业人员上崗标准、服务标准和管理規範,建立严格的監管制度,規範准入和退出機制。
    老人健康状況需综合評估
    医养結合的老人健康状況只有医生評估知晓?不是。新加坡國立大学蘇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医学教育系主任许春發糾正說:爲老年人服务需要的是一支综合性的健康評估和服务小组,包括老年病医師、護士、康複師、理療師、社工等。如果對彼此的工作缺乏了解,就會造成對老人的情況缺乏综合性的評判,出现一個人說了算卻并不科学的後果,影响了老年人的康複。
    许春發介紹,聯合國老齡问題研究所竭力推進多学科跨专业的教育改革。新加坡國立大学医学院爲此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将護理院納入到医学院中;二是改變以往医生教医生、護士教護士的做法,部分課程医生給護理专业学生授課,護士給医学生上課,采取混合教育的模式;三是入校伊始,将医学院和護理学院的所有新生召集在一起開大會,讓他們彼此認識,并在今後的学习中保持交流,增進對彼此工作領域的了解。
    澳洲皇家地區護理公司总經理JUDY說,澳洲“医养結合”有三种形式:一是定期的医師上門,找家庭医生解決问題,家庭医生转接到专业医生;医生每3個月到养老院去看望老人。二是流動救護車。老人外出或在家中發生跌倒等各种问題,可以叫救護車,救護员能當場評估和治療,并且教授護理员如何善後,这样可以減少進出医院的頻率。三是远程視像的诊斷。每隔一段時間需要就医,或長期需護理的老人,都可以用远程視像進行诊斷和治療。
    养老機構人才也要“有前途”
    “医院的護士爲什麽不愿意到养老機構去工作,养老機構需要的具備医療知識的人才爲什麽留不住?这不是人才培养設置问題,其背後是體制问題。”中國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所長杜鵬呼吁,在医养結合情況下,应該進一步明确这方面的從业人员将來的职业發展,人才培养方面需要有职业生涯發展規劃,有必要的职稱系列,同時建立“医”和“养”之間人才流動暢通的機制,才能真正使医养結合,无論在医院裏,更重要的是在养護機構裏能實现他本來的價值。
    江蘇省卫生計生委科技教育處處長孫甯生說:医养融合,關鍵在于人才。应構建医護人员同质化的發展通道,养老機構内設医療機構及其医護人员应納入卫生部門統一管理,在资格認定、职稱評定、技術准入和推薦評优等方面,与其他医療機構享受同等待遇。



來源:新華日報 沈峥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