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老齡资料庫 > 相關文献
 
床位空置提醒转變养老思路
 
  

  10月31日,北京市政协常委會審议通過的《關于推進本市社區和居家养老服务發展的調研報告》显示,政府大量资金投入機構养老,但機構养老床位目前约空置2萬张,社區养老未得到应有重視,建议政府资金投入向社區和居家养老傾斜。記者從市民政局了解到,老年人入住养老院的評估辦法年内出台,屆時老人入住公辦养老院须接受能力評估。(11月1日《京華時報》)
    养老床位空置,當然不是源于供給過剩而需求不足。恰恰相反的是,入住物美價廉的公辦养老院需要排隊等候,可以說是一床難求。2013年有媒體報道,北京市第一社會福利院一個單間的入住價格僅2250元,排隊平均要等100年。然而这样的质优價廉明星养老院畢竟是少數,也造成了物以稀爲貴的格局。跟“招牌”养老院相比,街道辦的养老院卻是床位少、空間小、位置偏、護理缺。相反,若要享受优质的服务,则需要入住價格高昂的私立养老院,老人們又根本沒有能力入住。
  民辦的是住不起,公辦的是不想住,就構成了時下养老院結構失衡下的兩難选择。在未富先老的“老齡化”社會,养老成爲公共服务无以回避的现實问題。如何解決公众“老有所养”,应爲當前公共政策的优先选择。
    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建設养老機構,體现了對这一问題的高度重視,然而由于投入粗放,沒有正視养老需求的差异化,人爲造成了結構性失衡和资源的浪費。北京三年投入82亿元用于养老,然而空余的床位卻高達2萬张,以每张床位55萬元的成本計算,意味着有超過100亿元的资源形成了浪費,将集中式养老說成是“形象工程”一點都不爲過。
    可以說由于政府大辦大攬,忽視了需求的多元化和個體性差异,再加上功能級別評估體系的欠缺,導致了服务供給跟實際需求之間,存在着極大的不對稱。
    對此,要實行兩條腿走路,一是学习香港等地的經验,盡快制定和實施老人入住养老院的評估辦法,按功能級別提供相应服务,滿足多元化和個性化需求,利用好现有的公共养老资源,使之發揮基礎性保障作用,比如重點接受失能、失智等政府兜底的困難老年群體,實现其功能的转型。二是要調整政府公共资金的使用方式,由大包大攬和自我承建,到制定規则開放門檻,在激發民間资金參与的同時,以政府購買服务的方式發揮導向作用。
    從國際上看,“公辦民营”是實现破題的有效出路,一方面,在现有的基礎上,政府将辦养老服务機構的所有權和經营權相分離,采取承包、租賃、股份制等形式,由社會力量和民营资金參与經营,從而達到經营的专业化和服务的优质化;另一方面则是采取政策扶持的方式,對民营养老院給予必要的政策扶持,或者由公共财政購買相应的服务。再輔以严格的管理和監督,實现了市場對接和公益兜底的养老事业,才會避免养老床位空置的體制性尴尬。
  总之,解決养老院“住不起和等不起”的結構失衡,真正實现市場与公益的統一,是對公共服务的责任与智慧的雙重考验。



來源:唐偉《新華每日電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