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页 > 老齡资料庫 > 人口信息 > 其他數據
 
上海养老調查:子女问候老人不如社工多
 
  

  日前,殷行二村一位獨居老人被發现在家中死亡,其生前可能正在浴缸裏泡澡。去年盛夏,一名68歲的上海老人倒在家中,直到鄰居闻到臭味才被發现。滬上獨居老人猝死家中而无人知晓的悲劇一再發生,申城獨居老人面臨怎样的养老難題?
  今天上午,市民政局老齡工作處處長袁俊良透露,上海目前已有23.35萬獨居老人,自2004年市民政局就發動各區县開始“织網”建立獨居老人信息庫并進行“結對關愛”工作。截至去年年底,全市共計19.5萬老人被 “每天问候”;26.66萬老人享受 “每月一次以上精神慰藉”。但政府建立的这张“支持監護網絡”代替不了子女盡孝。
  袁俊良和不少老齡专家對申城子女發出同样的呼吁:“多關心一下父母,至少每天一個電話问候”。
  ■申城獨居老人達23.35萬
  截至去年底,上海“純老家庭”老年人數84.60萬人,其中,80歲及以上“純老家庭”老年人數21.49萬人;獨居老年人達23.35萬人。其中孤老人數爲2.57萬人。
  ■19.5萬老人得到“每天问候”
  截至去年底,全市共計有19.5萬老人被“每天问候”;26.66萬人接受“每月一次以上精神慰藉”;全市共計9.58萬人接受“应急救助”;8.97萬人接受“生活照料”。
  獨居10年 買菜、打麻将是惟一社交
  今年84歲的汪阿姨,自老伴白血病去世後,已獨居整整10個年頭。
  她的獨居生活極其規律:每天上午出去買菜,順便兜一圈活動活動筋骨。下午精神好的話,去鄰居家“搓搓小麻将”,精神不好時就窝在家看電視。这是她十年獨居生活的全部概括。唯一有盼頭的,是有時周末兩個兒子會帶着孩子來看望她。只有这個時候,房子裏才有人氣。
  每當这個時候,是她最得意、開心的時候。她总是提前10分钟下電梯,守在樓門口等兒子一家;臨別時,总要堅持把兒子一家送到電梯下,每次都要向門卫介紹:“这是我的兒子、兒媳婦、孫女,他們來看我……”門卫每次都不厌其煩地笑着誇赞 “汪阿姨好福氣哟……”
  “最怕有一天,生活不能自理,要拖累子女”汪阿姨告訴記者,“如果連買菜、打麻将这样惟一的社交活動都沒有,就徹底与世隔絕了,到時候孩子頂多請個人來伺候我,但那個時候,還有什麽生活质量可言呢? ”
  獨居老人四大养老需求亟待滿足
  2004年,一项针對上海獨居老人進行的調查發现:近30%的老人擔心生病時无人照顧;28%的人擔心生活不能自理;8%的人擔心遭遇突發事件无人救援。
  在獨居老人的自評中,66%老人認爲自己生活水平一般,近20%的老人認爲生活較爲貧困。調查認爲:獨居老人最爲突出的问題是整體收入偏低、同時自理能力較差。
  更令人觸目驚心的一组數據是對獨居老人的心理状況評估。評估發现獨居老人的抑郁比例達95%,有強迫症状的老人達87%。
  調查報告问世後近十年,記者采訪發现,这些擔忧和焦慮依然萦繞在獨居老人的心頭。本市研發建立了 “96890智慧居家养老服务平台”,上海海阳老年事业發展服务中心如今爲上海40多萬老人提供各類养老服务。中心理事長徐超告訴記者,從服务量和增長速度最快的服务项目來看,緊急状況發生時能及時得到援救;日常生活中需要小修小補等各项生活服务;看病陪医就诊、代爲配药等医療服务以及排遣長時間獨居的孤獨感,陪聊、咨询等精神慰藉,成爲申城獨居老人最亟待滿足的四项养老需求。
  养老服务样本
  政府購買社會服务致電问候獨居老人
  “劉阿婆,你好啊,这兩天氣温蠻高的,身體感覺怎麽样? ”和往常一样,家住虹口區的高齡獨居老人劉阿婆接到这样的问候電話。目前上海有5萬余名像劉阿婆这样的獨居老人或高齡純老家庭老人,隔天就會接到问候電話。記者了解到,这项服务最早由杨浦區民政局委托上海海阳老年事业發展服务中心提供。理事長徐超透露,如今海阳“96890爲老服务熱线”已經逐步在杨浦、虹口、靜安江甯路街道、浦東的南碼頭街道和周家渡街道推開。就在本月下旬或8月初,普陀老人也能享受到这项由政府買單的電話问候服务。这项電話關愛服务,對獨居老人一般兩天一次,根據老人要求也可以3天一次,純老家庭一般一周一次。
  每天制定關愛話題提供养生保健信息
  記者在位于杨浦區的呼叫中心看到,300個坐席现場一片忙碌。部分席位专門爲老人提供電話關愛。季節變化提醒加衣、對于有慢性病的老人提醒吃药、健康幹预。呼叫中心每天制定一個關愛話題,每天關愛的内容都不重複,天天有新意,爲老人提供养生保健信息。 “每天按按足三裏,賽過吃只老母雞”、“每天起床三個五:醒來先躺五分钟,然後再坐五分钟,最後起來站五分钟”、“春三月,每朝梳頭一二百下”……在一段時間的探索中,老人認爲问候的内容不枯燥,對他們的生活起居有幫助作用。
  爲何已經購買问候關懷,并在全區推廣的杨浦,仍會發生獨居老人猝死家中而未被及時發现的慘劇呢?徐超解釋說,政府購買服务後,熱线會根據由街道或區县提供的老人名單進行電話關懷。这位日前猝死家中的獨居老人,并沒有在名單之列。 “政府目前買單提供關懷服务的,是高齡、獨居而且經濟條件困難的老人,因此这位老人沒有享受我們的问候服务”。
  據悉,目前杨浦區享受这项關愛问候的老人爲3.6萬。難以覆蓋到每個獨居老人身上的主要原因,還是“政府财力有限”。
  此外,也有部分老人不愿接受这样的致電问候。 “別打電話來了,我還沒死呢? ”碰到有排斥心理的老人,工作人员會進行耐心解釋。大多數老人都习慣了这样的问候,有的老人甚至把这條熱线作爲傾訴熱线,“我們一些接线员一個小時都放不下電話,老人把和接线员‘噶三胡’當做精神慰藉”。
  徐超透露,曾經有獨居老人猝死後,子女找到中心來追责,認爲中心沒有盡到電話關愛的义务。 “中心第一時間把錄音調出,讓子女聽到最後一次工作人员与老人的關愛對話,子女聽到後淚流滿面,无話可說”。據透露,目前關愛電話全部錄音并有時間記錄,做到有據可查。
  對于杨浦獨居老人猝死事件,已經要求杨浦區相關部門進行情況說明。 “事實上,在7号老人被發现去世前,關愛結對员在5号還上門慰问過老人,但是很不巧,時隔一天出现意外”。 “發生獨居老人猝死家中沒有被及時發现,可見漏洞一定存在,但不可否認,政府正在努力织起一张對獨居老人的支持監護網。 ”
  如何更好地保障獨居老人的安全? “子女作爲第一责任人,一定要多關心父母,至少每天一個電話,尤其是在高温、寒冬这類特殊季節,更需要留意父母”。此外,袁俊良呼吁“能夠發揮鄰裏互助,對于身邊有獨居老人的,鄰裏之間能夠多留心老人。
  老人緊急救助産品普及率并不高
  目前海阳推出的緊急救助設備主要是“居家寶”和“一鍵通”。 “居家寶”就是當家中出现煤氣泄漏、有烟雾、老人8—12小時沒有任何活動迹象等情況時會自動報警至中心平台和老人子女家,從而能夠第一時間進行援救;“一鍵通”则是老人出现身體不适等緊急情況時,只要按一個按鈕就能直通中心平台。不過目前“居家寶”由于是自動監測,更受獨居老人歡迎。
  截至上月底,整個平台單“居家寶”設備發出的報警案例就有近4000起,将安全隐患解決在萌芽階段。開通至今,共有21名老人因爲“居家寶”獲救。
  不過從目前獨居老人总量看,對老人的緊急救助型産品普及率并不高。徐超透露,目前上海僅有2萬多戶老人家庭使用“居家寶”,其中子女爲老人購買的比例也并不高。
  服务平台未來發展  
  线下养老服务屬地化 线上電子商务便利化
  整個96890平台爲老人提供全天候、一站式的养老服务,從緊急援助、健康檔案管理到費用結算等。在呼叫中心,部分席位专門接受爲老服务的電話预訂,并将需求派送至各街镇的养老服务社及家政、理發、送餐、家電修理等3000多家供应商。
  徐超指出,上海的老人由于經濟或者觀念的原因,很多都无法或者不愿進入敬老院。他們通過調研發现,老人們希望以區域服务站來覆蓋居家老人,使得老人花費远低于敬老院月收費的金額,在自己家裏享受和敬老院一样的各類服务,于是他們前幾年就提出“沒有圍牆的敬老院”概念。
  近兩年,“96890”建立了電子商务系統,以便讓更多子女參与,彌補政府老年公益性服务的不足。与一般的網上商城不同,“96890”的電子商务系統主要针對的是老年人,除了“96890”自身研發的高科技産品和高品质服务外,電子商城所有産品均爲國内著名的品牌供应商,如良友集團、中糧集團、彙源集團等,以确保老人能夠不出家門買到放心的、稱心的、實惠的産品和服务;除了各种産品,還有老年需要的“十助”服务。
  此外,老年人不需要上網,通過電話“96890”熱线電話一样可以訂購到自己需要的産品和服务。徐超介紹,“96890”還會不定期地在社區舉辦现場購買活動,方便老年人在自己家門口購買喜愛的産品和服务。
  對獨居老人的關愛實施守望工程
  記者從普陀區民政局了解到,老齡人口增長速度排在全市前三的普陀區,對獨居老人的關愛推出以親情服务爲主线的守望工程。目前,筑起了一幫一、一對一、一管一的親情服务網。
  對无业无子女的獨居老人,由政府托底,聯系入住敬老院或政府出资照顧,實行全方位的保護措施;對退休无子女的獨居老人,由老年协會牽线搭橋,组织志愿者与其結對相助,提供上門看望、電話问候、日間照料和精神慰藉;對有子女的老人,簽訂“子女守望责任書”,要求每天上門或電話聯系;對子女本人照顧有困難或子女在外地的,落實志愿者進行照顧,使關愛老人服务覆蓋全天候、全時空和全過程;對個別子女因各种原因沒有落實责任的,主動加強溝通和聯系,教育引導他們盡孝心、献親情。
  觀點  
  別讓老人“獨自離去”
  上海市老年学学會秘書長孫鵬镖認爲,7月1日无锡的首例精神慰籍判案以及7日八旬獨居老人猝死事案發生給我們提了一個醒,我們是否应該把注意力转移到新老年法中的立法本意上來。
  孫鵬镖指出,媒體常常用“常回家看看”替代了 “探望或者问候”,引發众多善良异地勞動者误解此款立法的针對性,淡化了“維護老人精神慰藉權益需求”的立法本意,忽略了诸多不孝子女中“冷暴力”的案例,其負面後果不容低估,我認爲应該将焦點回歸到維護老年人權益的诸多亮點上來。
  孫鵬镖指出,和父母居住在同城卻對老人不闻不问的情況并不少,子女對父母的精神慰藉實在不夠。對于老人群體中最孤單的獨居老人,更需要子女的陪伴。別讓老人承受告別人世的最後一刻,无人在身旁的辛酸。
  “平心而論,我們上海構筑關愛獨居老人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 ”孫鵬镖表示,依常理而言,84歲高齡獨居老人应該已經納入政府購買的電話问候服务、志愿者結對關愛的範圍。如果沒有列入,就要考慮納入門檻的制度設計是否能夠完善。如果納入而“疏忽”了,那麽就需要考慮如何更好落實。上海今年要搞友好城區、宜老環境,提升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和生活環境,那麽就先從避免此類不幸事件發生開始。
 
  70歲以下“年輕老人”成突發疾病高危人群
  □晚報記者 錢朱建 報道
  記者整理媒體從2004年至今的報道,據不完全統計,上海近10年來僅媒體披露的獨居老人猝死案例就多達26例。其中,死者年紀在60歲至70歲之間的“年輕老人”有20名,比例远高于70歲以上的高齡老人。對此,专家指出,獨居的“年輕老人”往往自我感覺良好,很多人還忙于發揮余熱或參加活動,對突發疾病疏于防範。社會各界對他們健康的關注也不及高齡老人。
  “年輕老人”猝死比例高
  幾乎每隔一段時間,上海就會發生獨居老人猝死事件。有的猝死老人的屍體,往往在幾天、幾個月,甚至幾年之後才被外界發现。这些偶發悲劇背後,有沒有一些共同因素?有沒有值得深思的地方?
  記者通過整理媒體從2004年至今的報道,作不完全統計發现,上海近10年來僅媒體披露的獨居老人猝死案例就多達26例。其中,死者年紀在60歲至70歲之間的 “年輕老人”有20名,比例远高于70歲以上的高齡老人。僅在2011年12月,虹口區5日、6日、7日三天,就有4名獨居老人不幸猝死,其年齡都在60歲到70歲。
  此外,還有多起猝死事件中,當事人是臨近60歲的“准老人”。 “这些老人如果装了安康通,或许能挽回一命。 ”馬小平是上海市社區服务中心安康通项目部主管,作爲上海市政府“實事项目”,运营12年的安康通目前有8萬多用戶,其中絕大多數是獨居老人。
  自信身體不錯疏于防範
  “目前装安康通的老人中,70歲以上的占近8成,‘年輕老人’比例偏低。”馬小平介紹,很多70歲以下的獨居老人存在误區,認爲自己身體硬朗,不需要緊急救助。
  “事實上,各類突發疾病很多,如果因爲獨居,又沒有其他救助渠道,很容易耽误治療。 ”馬小平印象頗深的,是虹口區的一位獨居老人。一天晚上,老人突然按响了緊急求助,安康通的接线员询问需要什麽幫助,卻始终沒有老人的回音。预感情況不妙,接线员第一時間聯系了老人的女兒、當地派出所和居委會。众人趕到後發现,老人洗澡時滑倒在浴室,可能多處骨折,已經疼得講不清話。所幸,这位老人把安康通的应急呼叫遥控器戴在身上,關鍵時刻及時發出了求救信号。
  馬小平說,这样的例子不勝枚舉,12年來,安康通已爲用戶提供急救呼叫服务達2萬多次,爲许多在家中發生意外的老人提供了及時的幫助。
  “安康通的初装費爲580元,每月使用費僅需10元,差不多一包紅雙喜香烟的價格,但關鍵時候能救命。 ”馬小平說,“年輕老人”盡管自我感覺良好,但一些隐性疾病會突然暴發,必须提高防範意識。
  误以爲70周歲才算老人
  昨晚,巴黎春天成山店門口的廣場上聚集着不少前來跳舞的市民。記者随機做了一個小調查,“多大年紀才算老人?需要更多關心和照顧。 ”
  結果,參与調查的十多名中老年人的答案出奇一致,“到了70周歲,能領取老年卡了,才算是老年人。 ”不少叔叔阿姨甚至打趣,退休後還要返聘再做幾年,怎麽可能算老人?
  然而,按照國際規定,65周歲以上的人确定爲老年;在中國,60周歲以上的公民爲老年人。根據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齡事业發展數據显示,截至2012年12月31日,上海60歲及以上老年人增至367.32萬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5.7%。也就是說,上海戶籍人口中,每4人中就有1位是老人。
  “心态年輕沒錯,但也要做好准備。 ”馬小平提醒,獨居老人不同于一般老人,不僅自身要防範意外,子女、居委以及社會各界都应多給予關心。



來源:晚報記者 陳珍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