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首页 > 近两年的科研课题优秀成果的摘编

海葬常态化运作模式研究报告【摘要】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8-10-25 02:54 返回 关闭

(上海市殡葬管理处上海理工大学 上海殡葬文化研究所)

 

本文根据上海市民政局下达的“海葬常态化运作模式研究”课题报告摘编。本研究由总报告和27个研究简报组成。

一、推行海葬常态化符合殡葬改革的总趋势

海葬、火葬,早已有之,原本均为不保存遗体的处理方法。

我国1956年开始的殡葬改革,采用了“分步走”的战略,周恩来总理将其称之为殡葬的“二次革命”,第一次是实行遗体火化,不保存遗体,保存骨灰;第二次是采用海葬等方法,不保存骨灰。

我国及上海市殡葬业现今的基本形态,就是“分步走”的“二次革命”的产物。26年前,本市在即将全面完成火化任务前夕便开始倡导海葬,进而在今天又开始推行海葬常态化。十分显然,这是符合殡葬改革的总趋势的。

当今的海葬己成为不保存骨灰的一种方式。周恩来、邓小平等革命先辈率先垂范,在逝世后,实行遗体火化,骨灰撒海,为全国人民树立了榜样。

二、推行海葬常态是突破土地刚性制约的重要举措

有生必有死,规律使然。人的遗体及骨灰,本不是殡葬改革的对象。只是因为传统的遗体及骨灰的处理方式、方法,与自然资源(主要是土地资源)严重不适应。传统的生产方式及生活方式,一旦超过了自然资源的刚性制约,变革或迟或早总会发生。殡葬领域同样如此。

本市年死亡人口逐步增加,直逼13万。随着社会老龄化的加深,预测到20402050年达到18.5万。在传统殡葬下,如此巨量骨灰的传统保存,是本市土地承载力刚性制约下所无法承受的。因此,以更大的力度提倡海葬及不保存骨灰的葬法是必然之举,在当今,推行海葬常态化也是必然之举。

三、推行海葬常态化是建设与卓越全球城市相适应的现代殡葬事业的需要

本市正进行卓越全球城市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建设,殡葬业必须与之相适应,决不能成为发展的短板。我们不能再陶醉于早在30年前已实现了的100%火化率上,而要在体现“第二次革命”高层次上,说好“上海话”、写好“上海殡葬故事”。海葬常态化的提出并加快实现,也是建设卓越全球城市下的现代国际大都市上海殡葬事业的需要。

四、本市推行海葬常态化具有良好的群众基础

本市倡导海葬26年来,海葬率已达2%,在全国省市中居于领先地位,取得了丰富的经验。更为重要的是,调查表明,本市有近25%的市民,表示接受海葬,尽管由于存在着较为普遍的“柏阿姨现象”[1],与实际海葬率差距较大,但也表明了,市民的海葬观念已经并正在发生重大的历史性变化。

由此也表明,本市推行海葬常态化是有良好的群众基础的,并不是不切实际、超乎现实的“空穴来风”的盲动。

审时度势,是明智的战略家的基本素质。此时此刻,抓住时机,顺势而为,推出海葬常态化,对于本市殡葬改革的全面深化,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五、火化常态化为海葬常态化打下了良好基础

建设什么样的海葬常态化,如何实现海葬常态化,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当下,我国平均火化率在50%上下波动。而早在30多年前,本市火化率就达100%,并在后30年中,持续巩固,没有反弹。

成绩是巨大的,取得成绩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从管理和服务的视角看,火化常态化发挥了根本性的作用。

常态化管理和服务具有人人、处处、事事、时时的特征。火化常态化就具有这种特征,目标具体化,责任明确化,人人在管理,处处有管理,事事见管理,时时都管理,高水平的开展火化服务,这是实现火化率100%并长期巩固的重要保证,这既为海葬常态化夯实了基础,又为海葬常态化树立了标杆。

100%火化率早已实现了,但火化服务却依然要进行,并日益繁重。由此可见,海葬常态化应依托60多年来形成的火化常态化管理和服务规范,汲取其经验,加以提升、创新而形成的新管理和新服务模式,从而使广大市民享受到常态化下的可及、便捷、价廉、高效、质优的海葬服务。

历史是一面镜子。火化常态化确保了本市100%火化率的几十年稳定,使千年传统遗体葬葬式结构产生根本的改变。可以预见的是,推行海葬常态化,必将使本市的葬式结构重新调整,殡葬事业面貌发生深刻的变化。

六、海葬常态化追求社会公共资源的节约和高效利用

市民政局专家组专家十分强调节约社会公共资源的新视角。这是十分正确的。历经60多年殡葬改革,已构建的适应于火化常态化的殡仪馆体系及公墓体系,占地近2万亩,资产估值超千亿。这是一笔巨大的社会公共资源。因此,我们新构建的海葬常态化应充分依托已有的殡仪体系和公墓体系,而非“另立山头”,以实现社会公共资源的节约和高效利用。从中可见,海葬常态化是建立在火化常态化所建成的殡仪馆和公墓体系之上的高层次的常态化。

七、常态化海葬是重在保存人生文化的新型海葬

人是文化人。人死后,留下的最宝贵的遗产是用一生创造的人生文化。这才是最值得保存、收藏、纪念和传承的。可是,传统的殡葬方式和殡葬服务方式,正致力于遗体保存(如内地不少地方)及骨灰保存(如上海的当下),值得反思。

保存与不保存是人类的基本选择行为。殡葬改革,不仅要科学地回答“不保存什么?”及“如何实现不保存?”,而且,要科学地回答“保存什么?”“如何保存?”。马克思主义创立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为我们科学地解答殡葬改革的重大问题指明了方向。在实践中,海海古园创建的“名人文化陈列馆”、福寿园创建的“人生文化博物馆”,在名人的人生文化保存中作出了积极的探索,也为我们进一步破解寻常百姓的人生文化如何保存提供了启示,以在殡葬改革中充分体现马克思主义的“人民群众是历史创造的主体”理论。

这个问题,在海葬常态化中将高度凸现了出来骨灰不保存了,究竟保存什么?

在火化常态化语境下的回答是:遗体不保存了,保存骨灰。但是,在海葬常态化的语境下,如何让广大市民树立起“骨灰不保存了,保存人生文化”呢?这是海葬常态化中最难的,也是殡葬改革迟迟没有解决好的历史课题。

只强调对遗体、骨灰的“不保存”的殡葬改革是难走远的。只有将“人是文化人”,将人民群众作为历史主体的殡葬改革才能彻底。因此,应将遗体和骨灰处理方式、方法的改革,与人的文化本质特征密切结合在一起,以使殡葬改革走向深入,走向高远。由此可见,只重视海葬率的海葬常态化,仅是“骨灰入海而已”的骨灰处理方式。只有突出“人是人”的时候,不仅海葬率会提升,而且,一个城市沉淀的文化更加丰富和深厚了。这样的海葬,是“以人为本”的海葬,是使一个城市的历史文化不断增加、累积的海葬。

因此,一方面要强化海葬仪式,以体现人的尊严,让人更加敬重生命;另一方面,要更重视逝者人生文化保存,以彰显生命意义和生命价值。这就是说,我们既要强调海葬文化,又要强调文化海葬,使每一次海葬活动成为生动的令人难忘的生命文化教育的课堂。

在殡葬“第一次革命”中,通过保存骨灰,使遗体的不保存(火化)中的阻力大大地减少了,也大大地推进了殡葬移风易俗;在殡葬“第二次革命”中,冀希通过体现人的本质的人生文化的保存,可大大地减少不保存骨灰的阻力,使殡葬业走上做“加法”的路,使人生文化不断丰富和增值,更大程度上体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对一个城市而言,也留下更多的城市记忆,带来城市建设主体文化的不断深厚。

这也表明,海葬常态化与火化常态化的根本不同之处,以及常态化海葬与以往的海葬的根本不同之处,就在于更加重视人生文化的保存。因此,常态化海葬应是“不保存骨灰与保存人生文化并重,后者将不断增重”的新型海葬。

八、大力构建海葬常态化运作的“21”体系

殡葬服务主要是依托殡葬设施来进行的。本市火化常态化依托了较为完善的殡仪馆和公墓两大设施,才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同样的,建立在火化常态化基础之上的海葬常态化更必须依托殡葬设施,以形成海葬常态化服务设施。

殡仪馆(前身是火葬场)是火化常态化服务的源头。海葬常态化也要从源头抓起,以形成海葬常态化殡仪馆体系,这一体系,其实就是一体化火化·海葬一体化的常态化体系。上海的十五家殡仪馆应无一例外地纳入这一体系中。

公墓体系是实现火化常态化的另一个设施体系。无论是经营性还是公益性的公墓,都是殡葬改革的产物,都是为殡葬革命而生、而发展的。因而,都要为全面深化殡葬改革进一步作出贡献。在海葬常态化中同样如此。

“海葬了,何处祭?”是市民常提出的问题。在海葬常态化下,仅靠坐落在杭州湾畔的滨海古园的海葬纪念园是难以满足需要的。“祭之难”,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海葬事业的发展。为此,十分有必要全市布局,把各公墓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为推进海葬常态化服务。

在起步阶段,凡建有公墓的本市各区可在经营性公墓中择优12家公墓,建设“海葬·生命文化教育纪念基地”,以在全市形成有十来家基地组成的教育纪念基地体系

同时,将现有的海葬服务部提升格为面向全市的上海飞思海葬服务中心,从而形成海葬常态化的“21”体系

九、“海葬首推制”是海葬常态化运作模式的核心

当下,在殡仪服务中,受市场经济影响及殡仪馆“自收自支”运作体制的制约,对经济效益的追逐势头尚未明显消减。在这种状况下,公益性的海葬常态化行动将付诸东流,或将流于形式。

“坐等丧家来海葬”的传统服务模式,犹如60年前“坐等丧家来火化”一样,收效甚微。因此,海葬常态化必须要有强有力的运作模式来保证。这一模式的核心就是海葬首推制。

所谓海葬首推制,是指在殡仪服务中,要把倡导海葬放在首位,首先的、首要的是要倡导海葬。“首先”:指的是在时间上,诸事开始之前,先行倡导海葬;“首要”:指的是地位上,诸事之中,最重要的是倡导海葬。在其中,如果说,就丧家来说,对海葬仍是倡导,有点柔,有弹性,但对殡仪服务者来说首推制则是刚性的,是纳入岗位职责范围内的,是必须履行的。

理由十分简单,殡仪馆是为殡葬改革而设立的,在火化常态化中立下汗马功劳之后,应继续发挥“扛旗作用”,在海葬常态化中成为名符其实的“国家队”,而决不是赢利的机器。犹如早年一样,需要选抜一批积极进行火化服务的领导及服务人员冲锋陷阵,干实事、干成实事;在今天,我们要让积极进行海葬常态化服务的殡仪馆领导和服务人员干实事、干成实事。在这里,必须遵循习总书记反复强调的“钉钉子精神”和“抓铁留痕,踏石留印”的工作作风,以在海葬常态中取得新的突破。

十、推行“委托海葬”是突破“天、船、人”矛盾的关键举措

在“21”海葬常态化体系下的“首推制”运作模式可使海葬量持续、较大的增长。但是,在本市,由于受气候变化的影响,一年中仅有四个月左右的时间适合于海葬;由于受航道船舶资源刚性制约,一周中仅可进行3次左右,又由于受船舶容量的限制,每条船仅可容纳300人左右

由此表明,传统的海葬方式是无法容纳海葬量的更大幅度持续增长的。因此,作为运作模式,既要考虑源头上的海葬服务的常态化,又要考虑在末端的撒海服务中充分应对刚性制约。

研究表明,“委托海葬”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撒海活动中的“天、船、人”带来的矛盾,并取得突破性的效果。

所谓“委托海葬”,指的是由丧家委托殡仪馆或海葬专业机构,由殡仪馆联系专业机构及专门人员进行骨灰撒海,丧家不再上船,减少排队等候,确保安全底线。

从中可见,“委托海葬”是丧家委托殡仪馆或海葬专业机构来进行的。也就是说,丧家无需上船。而且,“委托海葬”可在正常撒海活动中同时进行的,不增加船次及运作成本,也就是说,在同样的船次下,撒海量可大幅度提高,安全性可得到确保。

在大力推行“委托海葬”的前提下,对解决长三角地区海葬资源共享的需求,并满足“新上海人”及其亲属的海葬需求,则变得不再是件困难的事了。

在海葬常态化下,海葬量的提高,应着力在“委托海葬量”的提高及占比的提高上,这是海葬刚性制约下能否持续实现海葬常态化运作的关键。为此,激励政策应向“委托海葬”倾斜,并要开展有力的导向性宣传,这是“委托海葬”成败的两大重要举措。

十一、推行海葬常态化应采用“退一步,进两步”的策略

海葬涉及民俗,需要十分讲究策略。海葬常态化的实现是一个长过程。公众在殡葬活动中对物的过度依赖的情况不会很快消失。在海葬常态化中,更要讲究策略。“退一步,进两步”,就是一种可期望取得良好效果的策略。

海葬作为一种骨灰处理方法,是不占地的。除海葬外,还有其它方法也可实现不占地的目的。骨灰撒葬、深埋或将骨灰制成生命晶石,就是典型的三种。

骨灰撒葬仍在墓地进行,虽须土地,但因在一块不大的土地上可以大量的散撒,因此,单具骨灰的占地极为微小,仍可列入不占地葬式之列;深埋也是这种状况;将骨灰制作成生命晶石,实现骨灰向非骨灰的转化,从而拓展了生命晶石保存方式的巨大空间。

另外,我们应在实行海葬的同时,允许保存微量骨灰。凡微量保存骨灰的,也可用之制成一颗、二颗生命晶石,使制作成本大幅下降,让生命晶石的保存摆脱对墓地的依赖,骨灰占地依然为零。

由上可见,在海葬常态化中,应开一个“口子”。所用的策略,貌似退,实为进,其实都可达到实现不占地的目的。这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比起“彻底革命”的海葬来,要容易接受得多,但不占地、微占地的目的同样能够实现。

因此,推行海葬常态化,在目标上,我们要创造“不保存骨灰、保存人生文化”的新格局,为生命文化教育积累更为丰富的教育、教学资源,拓宽殡葬改革深化发展的新路;在节地方法上,要创造“以海葬为特色的多种不占地骨灰安置方法”,强调提倡海葬,但不单一追求“纯海葬”,而是多种不占地、微占地葬式的结合,带来土地资源的更大节约;在统计口径上,仍可标明为“海葬量”,也可更明确标明为“海葬等不占地葬法总量”,努力使海葬等不占地、微占地葬的占比大幅度提高。

执笔人:魏东乔宽元鲁虹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