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首页 > 近两年的科研课题优秀成果的摘编

关于加强“人户分离”军休干部的服务管理工作【摘要】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8-10-25 02:47 返回 关闭

“人户分离”军休干部服务管理工作中的

问题与对策研究

一、研究背景与课题提出

军队离退休干部移交地方政府安置管理,是军地双方一项长期的重要政治任务。近年来伴随着市场化浪潮,军队的各项制度都在改革,军休干部移交地方安置的步伐日益加快,军休干部人数在不断增加。商品房改革后,上海新接收的军休干部都是由军队发放住房补贴,自己购买住房,另有一部分老干部由于需要子女照顾等原因逐渐搬离原住所,居住的分散导致军休干部的服务管理工作开始出现“人户分离”的现象。

上海市目前现有军休干部8000余人,人户分离的军休干部人数已超过2200人以上,实际已大于军休干部总人数的25%。而现行军休所的管理模式基本上采用的是以区为单位的区域化管理方式。日益加重的人户分离的现象给军休服务管理机构组织活动和提供日常服务方面都带来不少困境。

二、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1、“人户分离”军休干部的概念界定

“人户分离”军休干部指“现居住地与户籍地或现居住地与登记所属军休服务所不在同一处”(主要指现居住地与户籍地或现居住地与登记所属军休服务所不在同一区,且人户分离时间半年以上)的军休干部。

2、调查对象、内容与方法

本次调研采取了定量研究和定性研究相结合的两种研究方法。定量方法主要包括两部分,分别针对“人户分离”军休干部现状和各军休所服务管理人员工作的问卷调查及相关数据的统计分析,定性方法主要包括了针对军休服务管理人员的座谈会以及对上海各军休所相关工作开展的情况梳理、参与式观察等。

本次调查取样“人户分离”军休干部人数为1017人,约占到“人户分离”军休干部总数的50%,分布于上海市13个区的38所军休所,样本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三、    “人户分离”军休干部的现状与成因

1、     基本情况

(1)老龄化程度正不断加深,日常生活需要关怀

本次调查男性人数比例达69.6%,半数以上为年龄高于70岁的中高龄老人。尽管大部分军休干部都有子女,但纯老家庭比例仍超过80%。有近七成的军休干部表示自己身体状况良好,生活多能自理,但他们不同程度地都患有各种慢性疾病,如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等,需要定期的医疗服务。另有近三成的军休干部表示日常生活需要他人的照顾。

(2)基本生活得以保障,精神赡养问题需关注

47.2%的军休干部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水平,文化程度比较高,离退休后的基本生活能得到有效的保障,因此对于精神世界的追求渴望相比普通民众更强烈一些。这表现在大部分军休干部对于参加军休所组织的政治学习和相关活动热情很高,即使住的比较远,仍愿意花费2小时以上的时间来参加。

(3)社区参与度低,需要融入社区生活

只有极少数军休干部曾经享受过社区的养老服务,绝大部分甚至连社区内的健身设施都未曾使用过。而与之相反的是军休机构的服务管理人员表示经常有军休干部提出希望军休所设置助餐点,帮助联系入住养老院等要求。军队系统本身有较大的封闭性,大部分军休干部习惯了部队的生活和后勤保障方式,很难一下适应地方生活。他们从部队走向社会,面临着对自我角色的重新认知以及调整。

2、     各区分布

(1)  按军休所服务人数降序排列,前四位分别为:虹口区、浦东新区、静安区和杨浦区,占到总人数的63.7%,是服务输出的重要区域。

(2)  按现居住地人数降序排列,前三位分别为:杨浦区、宝山区和外省市,占总人数48.8%,是“人户分离”军休干部的主要人口导入区。

(3)  按户籍地人数降序排列,前四位分别为:虹口区、杨浦区、浦东新区和静安区。占总人数63.1%,可见“人户分离”军休干部将户籍地所在的军休所作为安置的首选。

3、     成因分析

军休干部“人户分离”现象产生原因复杂,绝大多数军休干部在移交地方安置时,会优先挑选户籍地所在的军休所,又或是鉴于补助待遇和军休所的硬件设施,有倾向性地挑选浦东等各方面经济条件较为优越的军休所来进行安置。但出于生活的便利性考虑,往往并不在挑选的军休所区域内居住,从而造成了“人户分离”的现象。

四、    “人户分离”现象对军休服务管理的影响及各区的应对实践

1、     部分军休所接收干部数量超负荷,转区安置未能根本性地缓解

伴随着上海市城市建设的步伐,人口分布在地域上呈现市中心多导出、边郊地区多导入的人口特点,同时由于杨浦、宝山和浦东三区设置有部队经适房,因此是“人户分离”军休干部居住较为集中的区域。但与此形成反差的是军休干部所选择的军休所大比例集中于虹口、浦东、杨浦和静安中心四区,这就不免为这四区的军休接收工作带来巨大的压力。

为了解决这一矛盾,上海市于2013年出台了关于军休干部转区安置的政策,符合一定条件的军休干部可以将自己的关系转到居住地所在的军休所。但纵观近5年转区安置的数据,最显著的特点是其中1/3的军休干部选择从杨浦、虹口等补助较低的地区转入浦东新区补助较高的地区,而从浦东新区转出的军休干部仅1人。可见军休干部在申请转区安置时,往往还是会从经济因素考量出发。

2、              “人户分离”增加了基层人员的工作量

受规定的人员编制所限,军休工作人员数量与接收军休干部数量同步增减很难实现。随着接收军休干部数量的大幅增加,无形中就增加了基层工作人员的工作量。调查显示,70.3%的工作人员在面对“人户分离”的现象时,认为自己的工作难度和强度有所增加,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军休干部对于军休各项工作的满意度却很高,并且绝大部分的军休干部表示“人户分离”的现象并未让他们感到实质性的影响,这无疑得益于军休基层服务管理人员兢兢业业的付出。

3、     部分政策落实到位成本太高

在面对居住在外省市和国外的军休干部时,军休所都会配置专门的人员与他们定期联系,以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和生活需求,尽量满足他们所提出的要求,但难免仍会遇到政策限制所带来的工作不畅。如医保报销时,外省市医保用药与上海市存在差异,导致报销过程来回反复,还需要做好对于军休干部的解释工作。

 

五、    对策建议

1、规范服务,建立针对“人户分离”的工作机制

要完善“人户分离”军休服务管理工作,关键还要建立与之相关的工作机制和流程。在服务理念上,要引入有限服务的理念,改变大包大揽的服务模式。如在接收新军休干部时,可以制定《关于“人户分离”的告知书》,提前介入并让军休干部明确了解“人户分离”会对后续服务产生的影响,通过标准化、规范化和法制化的服务,减轻军休工作人员在实际工作中的压力,为军休干部提供更为优质的服务。

2、数据共享,建立跨区动态档案管理

上海市目前还未建立统一的军休干部档案信息,导致各区之间存在信息“梗阻”,造成工作效率的低下。针对这个薄弱环节,应建立信息共享平台,按照来有登记、走有注销的原则,全面准确地采集信息,录入系统,建立管理档案库,实行动态管理,全市信息联网。帮助摸清“人户分离”军休干部的实际情况,也为后续探索服务转移工作建立平台基础。

3、资源共享,探索属地化服务的转移机制

根据对现有管理和服务职能的梳理,对于部分可以剥离的服务职能,分阶段地探索建立属地化服务的转移机制。

第一阶段:废除与现实不符的政策条例,建立一套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政策体系。如在转区安置政策方面,可以参照公办养老院转院的规则,建立一套相应的评估和轮候机制第二阶段:开放部分资源,实现资源的共享。对于各区内部分可以开放活动的场所,探索全市在部分时间段开放给所有军休干部活动,实现资源共享。第三阶段:探索活动和探望服务的属地化转移机制。可以参照居家养老服务和经费转移机制,剥离出相应的人员经费,通过全市的统一调配,探索费随人走的属地化管理服务的转移机制。

4、缩小差距,推动各区域平衡发展

军休服务由于历史和经济基础等原因,各区之间发展水平存在落差,其根本体现在补助的巨大差异上,这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军休干部选择接收军休所的第一衡量因素,并且影响到了军休干部转区安置的积极性,可谓是造成军休干部“人户分离”的首要因素。建议各区针对补助采取“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改革措施,对于目前享受补贴待遇的军休干部群体,拉低限高,缩小现有群体的补助差距;对于未来新接收的军休干部,一律取消不规范的补助,逐步过渡,从根本上推动各区域的协调平衡发展。

5、资源链接,使军休干部完成从“单位人”到“社会人”的转变

链接优质社会资源,帮助军休干部尽快适应社会人的转变。军休工作人员的角色不仅仅是服务的直接提供者,也应该是社会资源的整合者和协调者。利用社区养老服务资源以及社区志愿者队伍帮助军休干部解决生活难题。利用新的社团和社工的力量,让更多军休干部把对军休所的过度依赖转移到社会中去,把好的社会服务和社会资源引进到军休服务中来。

执笔人:丁琳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