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首页 > 近两年的科研课题优秀成果的摘编

慈善信托在上海的实践与发展【摘要】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8-10-25 02:29 返回 关闭

上海市民政局慈善事业促进处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公益发展研究院

 

一、研究背景与意义

从200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到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的正式实施,开启了激活既有公益信托和实施慈善信托的新格局。这种依托于信托制度的“公益金融”方式是未来慈善事业专业化、透明化,实现自我造血机制的新兴路径。为了促其在金融之都——上海的可持续发展,推动慈善公益事业的创新转型,探寻出上海特色的慈善信托运作模式与监管激励之路。课题组基于政府-市场-社会三圈互动理论,采用文献法、访谈法和案例分析等研究方法,围绕上海民政如何有效规范治理慈善信托并激发出其活力这一核心议题,对国内外慈善信托的运作与治理经验进行系统研究,并剖析上海市慈善信托的运作模式、优势与特点。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的提出对策建议,以确保慈善信托的规范化、制度化和法治化运作。

二、国内外慈善信托经验借鉴

慈善信托起源于13世纪的英国,18世纪逐渐引入美国,21世纪初逐渐在日本、中国大陆推开。上百年的发展历程中,所积累的主要经验和教训可归纳为七类:一是逐步建立起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二是重视受托人资质的法律约束;三是完善的精细化税收优惠政策;四是多重监管体系的保障护航;五是结合各自国情特点研发出不同模式的创新型慈善信托,如美国法律认可的混合私益目的的慈善信托和日本的特定赠与信托。六是英美法系与大陆法系的兼容问题;七是监管与治理结构漏洞导致失败的教训。

课题组对国内北京、深圳、陕西等地慈善信托进行了调研,并对其管理与运作特点进行了系统分析。北京在慈善信托管理领域作了一些新的探索:发布《北京市慈善信托管理办法》,成立全国首个慈善信托委员会的行业组织,慈善信托备案数量居全国首位。深圳积极倡导和推进慈善信托设立与发展,通过政府购买慈善信托培训服务,同时借助“慈展会”宣传推广慈善信托。陕西是以长安国际信托股份公司为主导推动公益信托和慈善信托的设立与运作,得到银监部门的大力支持,形成“长安慈”系列品牌。不过,国内慈善信托刚处于起步阶段,运作效果还不是特别明显,尤其是预期中慈善资产保值增值能力尚未有效发挥出来,监管和运作方面还存在很多困境。

三、上海慈善信托的实践与特点

(一)上海慈善信托的实践

在上海,有一个从类公益信托的实践向慈善信托转型的历程,主要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始于2001年的理论关注与讨论;二是始于2011年类公益信托的实务运作的探索。从2011年-2017年10月,上海总计11单不同类型的慈善公益领域的信托产品,其中6单类公益信托、3单正式备案的慈善信托、2单属地化运作的慈善信托,还有一单正在备案的慈善组织单受托人慈善信托。其中成功备案的三单慈善信托:

1.“蓝天至爱1号”慈善信托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委托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此单资金额为1亿的永续性慈善信托,创新特色的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双律师事务所分别发挥监察和咨询功能。二是定期与公众进行开放式互动。预期每月设一个开放日,吸纳社会各界加入信托计划,购买该信托产品。三是扶持帮助相关慈善组织和慈善项目的孵化与成长,一起助力上海慈善事业的整体发展。

2.“上善”系列浦发银行“放眼看世界”慈善信托

浦发银行出资委托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用于“上海市困难家庭眼疾儿童免费手术公益慈善项目”,为困难家庭斜视儿童实施免费手术。在募集社会资金方面有重大创新:浦发银行通过发行“公益理财计划”引入社会爱心资金,投资者让渡部分收益。与此同时,浦发银行对这部分爱心资金实行同比例配捐,两者全部委托给上海国际信托公司用于慈善公益事业,有效扩大慈善信托的规模。

3、中信﹒上海市慈善基金会2017蓝天至爱2号慧福慈善信托

由自然人将600万现金资产委托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和中信信托公司,用于从事扶持和帮助孤寡病残等非特定群体改善生活的慈善目的。这一慈善信托主要有三个方面优势:一是两个实体分工清晰,目标明确,双方优势互补。二是互相监督,有助行业自律机制形成。三是风险防控与投资收益有机结合。通过采取主动式投资管理,遵循资金安全性优先原则,增强慈善行业自身“造血”功能。

(二)上海市慈善信托的特点

参与主体是基金会和信托公司为主导,民政部门、银监会和高校科研机构为辅助,逐渐形成多方主体的互动网络体系,表现出上海民间自发探索和接纳新生慈善方式,政府尊重、保护民间和市场活力等特点。具体可以概括为以下六个方面:一是通过孵化慈善组织和项目,助力慈善公益事业发展。二是从类公益信托先行起步,慈善信托项目富有前瞻性。三是慈善信托模式多样,种类丰富。四是具有高度的专业性,很强的保值增值能力。五是强烈的品牌意识和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如 “蓝天至爱”和“上善”系列。六是民政部门协调引导,有跨界联动效应。初步形成政策研究——多方联动交流——科研攻关等慈善信托工作网络,充分发挥各方的优势。

     四、推动慈善信托在上海创新发展的对策建议

针对法律体系不完善、跨部门监管难协调和风险防控等问题,课题组提出六个方面具体建议:

1.建构慈善信托总体工作体系,制定上海市慈善信托激励促进细则。如对采用慈善信托的信托公司和慈善组织授予荣誉,鼓励高校联合慈善组织和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业务培训,鼓励知识产权信托等。

2.规范慈善信托备案材料的审核,重点关注合同文本中参与主体资格与慈善目的实现的相关要素。如对于合同文本中的关键内容,最好附有释义,明晰在不同场景条件下如何处理和应对情况,以及参照标准体系,以避免发生双方对于合同文本理解和解释之间的歧义。

3.筹建跨部门联动监管体系。如成立慈善信托联合监管委员会,民政局、银监局和监察人等跨部门联动形成“发挥各自监管专长,联合监管慈善信托”的模式,优化监管资源,提升监管效率,促进慈善目的有效实现。

4.有效落实规范化管理程序。进一步完善和规范慈善信托运作流程,加强标准化建设,逐步推进慈善信托评估工作,以评促建。

5.系统形成科学的运作程序。通过深入研究慈善信托的运作机制,完善相关治理结构,以确保决策、执行、监督、评估等环节都由相关专业人士进行科学决策,有效执行,如成立决策委员会、资金管理委员会、执行监督委员会等。

6、创建相关专业人才培养机制。通过专业人才培养机制,形成慈善信托规范化运作、激励发展的培育机制和新媒体推广网络,如以慈善信托为主题的跨界沙龙平台的搭建。

总之,在“互联网+”时代,本着合法、合理、透明、有效、公正、共享的原则进行协作治理,除了组织间的网络关系外,综合发挥社会网络、政策网络和互联网电子政务的信息共享平台的作用,以期形成上海特色的创新型治理体系。“政府+信托公司+慈善组织”的联动关系中发挥出政府、市场和社会三圈互动的合力,政府主要发挥引导、鼓励和监督作用,慈善组织和信托公司积极发挥出主动性,探索出更多元的慈善信托运作模式,充分发挥海派文化的深厚底蕴,探索出上海特色的政府+信托公司+社区基金会+慈善组织的创新发展路径,激发出上海金融之都、公益之城的活力。

课题执笔人:徐家良、苑莉莉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