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首页 > 近两年的科研课题优秀成果的摘编

上海基金会劝募行为的研究【摘要】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8-10-25 02:17 返回 关闭

民政局基金会处 上海东方社会工作事务所

一、课题基本情况

   近几年,随着上海社会体制的不断改革与经济持续性发展,基金会的组织数量增长较快。截至2017年9月低,上海共有各类基金会412家,其中64家公募基金会,348家非公募基金会,社区基金会作为一支新生力量快速发展。但是,上海基金会发展的同时也遇到一些问题,特别是在基金会劝募行为方面普遍存在着资金来源拓展性弱、劝募形式单一性明显、劝募能力有限等问题,限制了基金会的发展。为此,在新的慈善环境下,有必要对基金会整体劝募情况做出调研,梳理出发展经验。鉴于此,上海东方社会工作事务所承接了基金会处的项目课题,对多家基金会开展了走访调研,样本量如下:

序号

基金会名称

类型

成立时间

上一年总资金

1

上海慈善基金会

公募

1994

5.21亿

2

上海市帮困互助基金会

公募

2003

6925

3

上海宋庆龄基金会

公募

1993

8651

4

上海仁德基金会

公募

2011

2145

5

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

公募

2008

9475

6

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

公募

2009

5135

7

上海华爱基金会

非公募

2014

403

8

上海洋泾社区公益基金会

公募

2013

505

9

上海交通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

非公募

2005

12.6亿

10

上海美好临汾社区基金会

非公募

2015

500

11

上海凌云街道社区基金会

非公募

2017

220

12

上海田林社区基金会

非公募

2017

270

 

二、调研过程呈现

在此次调研样本基金会中,课题组主要围绕从综合梳理国内外基金会主要的劝募行为、了解现有基金会劝募情况、探索公募基金会与非公募基金会的异同、分析基金会劝募行为与捐赠者的主体关系等方面展开调研,先后分析了基金会基本情况(涉及基金会类型、成立时间、劝募分支机构)、基金会行为规范化(涉及募捐行为制度建设、劝募行为部门设置、劝募人员安排)、劝募行为要素分析(涉及专项基金设置情况、海外资本筹集情况、劝募行为信息公示情况)、基金会网络劝募行为分析(网络劝募普及性、网络劝募主要平台、99公益日参与情况)、公募与非公募基金会劝募行为(劝募行为范围说明、劝募行为方式呈现)。

 

三、调研结果呈现

   (一)上海基金会劝募行为模式

课题组通过调研发现,目前上海市存在五种基金会的劝募行为模式,有以“蓝天下的至爱”为代表的等下引领式劝募行为模式、“一个鸡蛋的暴走”为代表的联合劝募行为模式、“小小暴走”为代表的运动式劝募劝募模式、“99公益日”为代表的网络配捐服务行为模式及海内外多实体吸纳性的行为模式。其中影响力最为广泛的为蓝天下的至爱所代表的行政引领式劝募行为模式,该模式以行政力量引领、动员多主体参与;各区紧密配合,拓展资金捐赠渠道;系列活动跟进,不断丰富参与形式的组织优势为上海“公益之城”的打造创造了良好的公益环境;同时,联合劝募也以其精英领袖带动多元主体参与、以资助项目实现社会组织发展、以大众评审强化基金会公益力的后发优势带动了多类型组织的参与,服务模式与服务效果较好;而海内外多实体吸纳性的劝募模式具有很强的个性色彩,其特点是境外资金占有率较高、多种支持力量共同致力劝募、受益对象范围的地域性明显,对于绝大多数基金会而言具有不可复制。

 (二)上海基金会劝募行为的经验

就目前而言,从各调研样本情况来看,上海基金会劝募行为存在以下几大优势;第一,主体优势:协调配合,链接多主体资源。部分基金会与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社区居民等主体建立了相对稳定且良好的关系,极大地丰富基金会的资源渠道。第二,平台优势:综合开发,拓展多渠道筹款。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传统的线下公益互动平台开始逐渐走向线上,实现线上平台与线下服务的整合式发展,这种综合开发式的服务平台极大地拓展了公益筹款的渠道。第三,布局优势:因地制宜,发展多类型基金会。目前上海的基金会类型主要分为政府型基金会、企业型基金会、组织型基金会、高校型基金会、宗教型基金会、个人型基金会,布局较合理,类型比较多元化,可以广泛吸纳不同主体的资源。第四,项目优势:受益广泛,鼓励多群体捐赠。目前各大基金会的劝募策略基本都存在“劝募手段项目化”的服务倾向,服务对象不仅涉及老年人、残疾人、青少年、妇女、儿童,而且还涉及到白领人士、贫困家庭、社会组织,参与劝募的项目内容比较多元。

(三)上海基金会劝募行为困境

经过调研发现,尽管上海市各基金会在劝募方面具有自身的独特优势。但是,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具体表现在,第一,政策困境:制度保障力度有限,劝募持续性难度较高。虽然已有的税收优惠的12%,企业名称可以用来连续抵税,但是享受的税收优惠十分有限;个人凭借个人捐赠发票申请免税也存在程序与时间上不便,以此限制了部分企业和个人的捐赠,且保值增值的法律服务也在不规范。第二,联动困境:基金会互助协作弱,彼此间分立而治明显。在各基金会之间的互助合作关系却存在一定的障碍,各基金会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各自为政”的局面,彼此间的横向联系非常弱,可以实现基金会间进行协同合作的特别少。第三,主体困境:群众性参与度不足,大众捐赠额比例较低。尽管部分基金会有较好的劝募能力,可从政府、市场及同类组织主体中获得较好资源,但是在与基层民众互动方面体表现在群众性参与度不足,大众捐赠额占基金会总捐赠额比例较低;第四,人才困境:劝募专职人员较少,影响资金来源的扩展。目前,尽管有部分基金会有一定数量的专职人员从事劝募工作,但是总体人员投放并不是很乐观,日益增长的基金会劝募工作的重要性与专职人员投入量存在不匹配。

(四)上海基金会劝募工作的进一步发展

对于存在的问题,课题认为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努力,第一,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优化基金会服务制度。建议采取国家-市级-区级-街道四级联动的制度协同模式,不断完善税收政策与资金保值增值政策,加大基金会在政策制定与完善中的代表性,增强基金会在其中的话语权,提高制度优化的针对性与时效,降低政策的执行成本。第二,倡导“协同式合作”,丰富基金会联动形式。可以从政-基合作、基-企合作、基-基合作与基-社合作的层面开展协同式合作关系,是服务模式、联动机制的开发与优化,不断拓展协同式合作的服务内涵与发展层次。第三,采用多导向筹款模式,塑造人人参与新局面。在以后筹资过程中可以在“一核三元”的筹资导向下开展劝募工作。一核,即以项目导向的筹资为核心,三元,即为产品导向、服务导向、顾客导向。第四,以劝募员为基本导向,加大劝募型人才培养。引入劝募员,提升基金会劝募专业化、职业化,拓展公益慈善资源的重要保障,做好人员“存量”与“增量”工作。第五,打造“劝募价值链”,实现基金会资源循环。以实现分析捐赠人市场为价值起点,不断审视捐赠人的主体与捐赠动机,针对不同的捐赠人提供差异化的筹款与劝募方案。第六,拓展“互联网+公益”,构筑线下与线上平台。综合利用基于商业平台的捐赠平台、主要众筹类公益平台、公益网站类平台、独立网络捐赠平台四大服务平台,并与线下服务做好链接。第七,充实、发展专项基金,建立长效性募捐机制。要不断加强专项基金的管理,积极拓展专项基金资助范围,建立了专项基金数据库。第八,开发慈善品牌性项目,巩固发展募捐性资源。塑造品牌使命、品牌价值观、品牌个性、品牌实效的服务链条。第九,提高基金会劝募能力,迎接公募权不断放开。顺应慈善法改革带来的劝募红利,加强机构内部治理,增强公信力。

课题执笔人:方琦

来源: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