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老龄资料库 > 相关文献
 
日本老龄化冲击“安倍经济学”
 

  在全球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日本,不断抬升的物价迫使日本老人节衣缩食。但是这阻碍了首相安倍晋三实现经济增长和降低公共债务的计划。
  “对于这种结构性问题目前还没有解决的方案:政府具有庞大的预算赤字,但是让老年人花费更多的唯一方法就是增加在他们身上的公共开支。”第一劝业银行生命研究所(DLRI)首席经济学家熊野英生表示。
  2014年第四季度,日本步履蹒跚地走出了“技术性衰退”,但是消费者仍然很纠结。去年4月,消费税率从5%突然提高至8%,给消费者带来了负担,同时由于安倍再次执政后日元对美元汇率跌幅超过40%,进口价格的走高也加剧了经济形势的恶化。
  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日本家庭消费降低了6.1%—这已经是该指标连续第10次下降,标志着日本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漫长的连败纪录。同时零售总额也降低了2%—这是7个月中的首次衰退。
  日本老人:高物价最大的牺牲者
  在日本所有消费者群体中,老人是降低支出最多的群体。“普通日本人正受到弱势日元的折磨。”庆应商学院副教授小幡绩(Seki Obata)表示,但是“拿着固定养老金的老人是受损于高物价最多的群体,因为他们的收入不可能增加”。
  通过对政府数据的研究,熊野发现,老人能否负担自己的支出,抑或是需要勒紧裤腰带取决于其工作的能力或意愿。2014年,没有劳动报酬的家庭中有37.8%将自己的支出减少了1.5%—而几乎所有(95%)这些家庭成员年龄都高于60岁。
  相反,那些年龄超过60岁,但仍从工作中得到某些收入的人很乐意使用自己的资金。例如,2014年企业主的消费增加了6.9%,非企业主,但有劳动报酬的人消费增加了1.8%。
  目前,65~69岁的日本人中,50%拥有劳动报酬,年龄超过70岁的老人中有25%拥有报酬,他们中接近一半的人是个体经营者。
  由于日本总人口正在滑向一个财政警戒水平,他们也并不能永远地持续工作。目前有1/4的日本人年龄超过65岁,根据日本政府的估计,到2033年这一比例将会增加30%。而这将给日本政府带来极大的约束。
  为了照顾老人而提高的税率也抑制了消费支出和经济增长,但是如果不增加税收,只会增加日本的债务负担。目前,日本债务负担高达GDP总量的231.9%,在全球最高国家之列。
  去年4月的消费税率提高本意是帮助支付照顾老人所需的社保支出,但是这可能远远不够。经济学家警告,在2017年4月再次提高消费税率—由于首次税率提高严重地破坏了经济,第二次调高已经从原计划的2015年10月延后—只会把日本拖入衰退。
  鉴于经济复苏是多么脆弱,“我不认为首相安倍会再次提高消费税率”,小幡绩表示,“有待观察的是,他是否会承认他同样无法降低预算赤字。”
  调高消费税:“安倍经济学”的无奈之举
  2013年10月1日,日本政府做出决定,从2014年4月1日起将消费税率从5%提高到8%。在2014年4月1日,也就是愚人节当天,安倍政府如期上调消费税率。
  事实上,调高消费税是“安倍经济学”的无奈产物。长期刺激经济收效不佳的安倍于2012年12月就任之后,立即启动了更加激进的刺激经济政策。不过,由于长期扩张收效有限,不仅没有给日本政府带来理想的经济增长率,反而留下了巨额的财政赤字和债务负担。
  同时,随着日本老年人口比例越来越多,日本政府在养老、医疗等方面的社会保障负担日益沉重。长期依靠国民家庭储蓄购买消化的日本国债也因日本家庭金融净资产余额接近政府债务规模而难以继续大量发行。由于“安倍经济学”要求扩大财政支出,通过调高消费税填补国库亏空便成为安倍政府认为最可行的解决办法。
  不过,日本社会上下对消费税调高褒贬不一。当时据《日本经济新闻》估计,增税后,日本一个“四口之家”每年新增生活负担可能接近7万日元。另据日本《中文导报》报道,由于日企十分倚重国内市场,在除银行以外的日本五十大企业中,近2/3的营业额都来自境内,肯定会受到调高消费税率的冲击。日本汽车业界当时预计,调高消费税率后销售额当年可能急跌15%。而现在,调高消费税对日本经济的负面影响正在显现。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